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本週二凌晨,桃园新屋亚洲保龄球馆大火,夺走了六位年轻消防员的生命,刚从警校毕业的消防魂,竟如同夺命的闪燃,瞬间发出光热后,空留遗恨。

消防最悲痛的一天

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新屋消防分队为六位殉职勇消设置灵堂供家属悼念,桌上还摆放着罹难队员的制服,场面哀戚令人动容。

20日下午2点半,桃园消防局新屋分驻所外,新屋分队消防员曾重仁(警专26期,27岁)的家属,在灵堂前哭泣,老母亲声声唤着儿子,直到自己也昏倒现场。

曾重仁殉职于当天凌晨发生的亚洲保龄球馆大火,罹难者除他之外还有永安分队陈凤翔(警专26期,26岁)、陈彦茗(警专31期,22岁)、蔡长融(警专31期,21岁)、观音分队张桂彰(警专30期,22岁)、草漯分队谢君杰(警专34期,29岁)等5人。

当天是台湾消防最悲哀的一天,因为一场大火,夺走了六个消防人员的生命,其中两人是刚受完训分发到队上的打火新生。

凌晨起火救出屋主

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说爆燃过后,亚洲保龄球馆满目疮痍,现场只见满地散落的钢架,连外墙都不见了。

时间回到当天凌晨2点,119勤务中心接获民众报案,新屋亚洲保龄球馆发生大火,接到消息后,新屋分队、永安分队、草漯分队等24个单位,共出动34辆消防车、84名消防队员前往救援。

警消赶到现场后立刻展开搜救,第一时间就救出在屋内自行打火的刘姓屋主兄弟档,壹週刊调查,刘姓屋主一家5兄妹,除三弟在外租屋外,另外4人都住在球馆内,当夜两个妹妹未回家,家中只剩下两兄弟。

火灾发生时,哥哥正在煮宵夜,他先是闻到电线烧焦味,但却找不到源头,只好先叫醒正在睡觉的弟弟,不久后二楼开始飘出浓烟,刘姓兄弟不但没逃命,还开始自行救火,直到第一批赶到的消防员,才把两人架出火场。

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闪燃瞬间爆出的白光,让火场成为足以融钢化铁的高炉。

新屋消防分队长汤佳兴是第二批赶到现场的消防人员,2点50分他带着第二批消防员,进入火场替换最早进去的弟兄,没人料到,这次换班,竟让六位兄弟永远失去生命。

汤家兴自责的说:「一进入火场不久,我就发现火焰不对,现场发生吸土现象,我马上叫撤退,但二楼的人还来不及下楼,就发生闪燃。」

瞬间爆出的白光,让火场成为足以融钢化铁的高炉,但对逃出来的消防队员而言,心情却如寒冰,突然间有人大喊,还有兄弟在二楼,大家开始奋不顾身的往内冲。

三入火场心情沉重

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六名英勇的消防员在二楼只离出口不到十公尺,却被坍塌下来的铁皮屋顶挡住无法逃生,因而殉职。

4点54分,再度进入火场的消防队员,先在二楼柜台前发现5位已被烧成焦尸的大体,10分钟后在靠近球道处见到第6具大体,此时才确定有6位弟兄英勇殉职。

现场的高温,把罹难者的大体烧成无法辨识身分的焦尸,见到数小时前一起值班聊天的弟兄,变成眼前的模样,队员们莫不眼中含泪,静静带弟兄离开一片焦黑的炼狱,等待验尸时用DNA鉴定,帮他们找回身份。

一位消防分队长说:「他们是被掉落的铁皮结构阻断退路,最后被活活烧死。」壹週刊调查,去年7月24日,才通过消防安检,佔地150坪的亚洲保龄球馆,是两层楼的水泥加盖建筑,一楼是新亚洲游泳池,二楼是保龄球馆及撞球场。

政府漠视违建成帮兇?桃园恶火害死六消防员

桃园市长郑文灿大清早在脸书PO文说,他人正在火灾现场,被网友骂翻。

但若深查地目,因为该地的土地属于住宅及农业用地,建筑体是在1994年取得使用执照,但只有一楼游泳池有营业登记,二楼的保龄球馆及撞球场都未申请,不但已违反土地使用分区、建筑法及营业规定,还违规经营20年,其间虽曾转手过多人,但仍继续在营业中,很明显是违规使用的「三违」建筑。为了违建失火葬送生命,消防弟兄心中愤恨不平,除痛骂装备10年未曾更新,但更多的同仁是不捨与难过。

此外,每次遇到警消伤亡,政治人物总是到现场致意,但装备老旧,违建丛生的问题却始终不改,难道非要等到某天恶火上门,自己成了被害人,自私的政客才能学会解决问题,难道不会为时已晚吗!

推荐阅读